洛城记忆(1986-1988)

这年是我人生的第一个本命年。在我这年过生日的时候,很多亲戚给我送来洗干净且大人穿不上的衣帽表示祝贺。母亲说,从今天起,我已经不是儿童了,过了12岁是迈向成人的第一步。在这年也是洛阳市小学结束5年制的最后一年,而我恰巧赶上了这个5年制的教育,从明年开始,洛阳市所有小学将执行6年教学制。

1986

这年是我人生的第一个本命年。在我这年过生日的时候,很多亲戚给我送来洗干净且大人穿不上的衣帽表示祝贺。母亲说,从今天起,我已经不是儿童了,过了12岁是迈向成人的第一步。

而彼时,我却仍然感觉自己是个没长大的孩子。

在这年也是洛阳市小学结束5年制的zui后一年,而我恰巧赶上了这个5年制的教育,从明年开始,洛阳市所有小学将执行6年教学制。

在我们小学毕业的那天,老师组织我们班照了一张集体照,那时的感觉不知怎么用文字来形容,只能说,兴奋和伤感并存吧。这张三十年前的毕业照我依然保存至今,而上面的同学早已四散天涯,物是人非了……….

洛城记忆(1986-1988)

秋天爷爷的突然离世让整个家族陷入到悲痛之中。

爷爷去世的第三天,父亲到小学和初中找回我们兄弟,他说,作为家族的男丁无论年龄大小都要为爷爷在当晚送葬。

爷爷当年作为继承家族产业的长子长孙跟着曾祖父和高祖父日日夜夜在老城的小作坊操劳着。

在那个公私合营的年代,家族几代人留传下来的作坊被老城国营鞋帽厂以极少的赔付兼并。

从此,爷爷便终日抑郁寡欢,每天都到南大街的小商店用两毛钱买二两“一毛烧”借酒消愁。我听父亲说,爷爷那时总认为,他对不起家族的先祖,因为在他手上丢掉了几代人的生活之本。

我们去送葬的地方在新安县某地,那晚,身为8路公交车司机的三叔从公交公司找来一辆8路公交车,二爷和四叔(二爷的儿子)从他们上班的拖厂开了一辆老解放卡车。

在那晚,我们整个家族几十口人在埋葬爷爷的地方哭了一宿。作为第一次熬通宵的我,我也首次看到了有这么多大人落泪,当然,作为家族男丁的我也按照风俗习惯在爷爷的坟头上插了一根白纸缠绕的哭丧棒。

后来,听父亲说,因为当时ZF已明令禁止土葬,过了一周就有人找上门要把爷爷从坟里刨出来重新火葬。当得到此消息后,作为长子的大伯便带着三叔跪倒那些人面前求着不能这样做。

唉,那些年啊……..

这年的冬天,因为父母有孝在身,所以在这年春节我们家没和亲戚来往。在年三十的春晚里,美籍华人歌星“费翔”的一首《故乡的云》唤起了流落在世界各地华人游子归乡的情节。而他另一首《冬天里的一把火》也却是火了一把,因为第二年东北大兴安岭的特大森林火灾整整烧毁了101公顷森林,使当地五万多人流离失所。

这年,家不好。第二年,国也不顺。

洛城记忆(1986-1988)

1987

这年,来自厂矿一小、二小和四小的小学毕业生同我一起上了厂矿的的中学。以前,每个小学的年纪基本维持在三个班级,而到了初中一下子增加到9个班让我突然耳目一新。

于是,来自几个小学的同学便开始分帮分派。

因为第四小学靠近谷水,所以从四小毕业的同学有不少来自城郊,城郊的同学一般性格彪悍,身体强壮,他们往往三五人在一起就能震慑街坊里的一群孩子。

记得我们班有个姓“金”的同学,他同样来自谷水街,他有次竟敢与年级的体育老师对抗。这样的情况,对于我们这些在老师教鞭下长大的孩子来说,真可谓是叹为观止。

那时,在中学很牛的学生往往有一身标准的打扮。一条武装带、一顶绿军帽,而且绿军帽里一定要用硬质塑料的蛋糕皮垫把帽子的四周撑起来,就像法国士兵的帽子样子,当然,绿军装也是必备的。

在学校里,这身打扮的学生一般学习不佳,再加上他们手中时不时夹起的半支香烟,普通学生见到他们都躲着走。

后来,这些学生赶上厂里zui后一批“接班”的指标纷纷以十四五岁的年龄进厂上班,而有的则提前退学在社会上流浪,他们常常聚集在学校门口问其他同学要钱,甚至还调戏漂亮的女同学。

为此,校政教处主任和厂保卫处的民警们没少在他们身上费劲。而如今的校园暴力也许就是从那时开始的…….

那年,有一场洛阳各大厂矿企业的足球赛在我们中学的大球场举办。那次好像有十几个队参赛。经过半个月的角逐,我们厂居然得了冠军。厂里夺冠的原因是因为我们厂的效益在那时的洛阳市所有企业里算是zui佳的,没有之一。

所以,那时从河南省球队退役下来的足球队员基本都“转业”到我厂上班。也就是从那时起,我们厂的中小学足球水平开始迅猛提高,无论各种级别球队,我们厂可以连续几年保持冠军不倒…….

在这一年,我突然发现父母在去商店买东西时,除了粮票外,其他商品再不用肉票与布票等票据了,随之而来的是国家的物资逐渐丰富,在厂上班正常上班一个工人的工资足够养活一家老小的生活。

厂俱乐部门前有几个摆了几年的租赁画书摊位,摆摊的是几个老年人。画书可以现场坐在老年人提供的小凳子即时阅读,书不能带走。小人书是一分钱一本,连环画2分钱一本,而我就是那几个画书摊的常客。

有次冬日,在我又一次光临画书摊的时候,我突然在一片画书中发现一大本印刷精美的册子,上面居然印着一个裸体女人。这也是我第一次看到这样火辣的画面。

老年人看着我脸红咋舌的样子便问我:“小伙子看不看?这是人体艺术摄影,一毛钱看一次。”

当时,虽然我心里有一万个想看的念头,可我zui终没向老年人伸手。原因有二,第一、我只有5分钱,第二,当着其他人的面去看这种书实在难为情。

洛城记忆(1986-1988)

经过这件事以后,家里电视里的国产连续剧和影视作品逐渐开始出现男女演员接吻的镜头。

在我印象中,也就是从这时开始,中国的文艺作品才慢慢打开了禁锢几十年的精神枷锁,各种艺术作品如雨后春笋般的百家争鸣起来。

在这年的春晚,来自中越战争失去一条腿的军人“徐良”坐在另一位女歌手推得轮椅上,两人共同完成了感人至深的歌曲《血染的风采》,而小品艺术家“郭达”和其他演员表演的《产房门前》同时也对中国农村重男轻女的思想进行了讽刺,这年的春晚节目很精彩。

洛城记忆(1986-1988)

1988

这年开春开始,父母好像每天在茶余饭后都在算计着存折的存款。当时,我也不知为何大人这样做。后来,我才明白此年在中国大地上正刮起一阵“商品抢购风。”

母亲也就是这时对我们兄弟表示,要把家里的黑白电视卖掉,去换一台大彩电!当母亲说完,我们兄弟别提多兴奋,因为能看到彩色电视节目已是我们多年的愿望。

不日的一天,父亲在楼下叫我们兄弟下来帮忙。我们下楼一看,在父亲和三叔旁边的一辆三轮车上有一个硕大的黄板纸箱子。

而此刻,三叔与父亲略带气喘的正在对话,他俩对话的大概内容是:他们兄弟总算在广州市场的百货大楼里抢到里面zui后一台彩色电视机。

从此,这台21英寸的“长风”牌彩电便在我们家安家落户。为了这台电视,母亲当天就急急忙忙的跑到上海市场去为它添了一个电视机罩子…….

后来,我听在银行工作的邻居说,这年的夏天,人们都在市面上狂购商品,银行的储备的资金都差点告罄。彼时,银行的年储蓄利率是11.532%,而社会通胀率高达18.5%,那时的人已近似疯狂的地步,只恐怕自己手里的人民币变为废纸。

对于我们家来说,当时买的一台“长风”彩电与一台“新飞”冰箱已把父母近多年来的存款全部掏空。这股抢购风一直延续了一年有余。

洛城记忆(1986-1988)

由于老百姓在这年无理性的购买行为,市面上便催生了许多个体经营户。

zui明显的是,以前武汉路上在晚上9点后,几乎所有的营业场所全部关门。而那年,在武汉路和景华路上便出现了几个卖混沌的棚子和涮牛肚的车子。

在这年春节,我用亲戚给的压岁钱第一次吃到了“烤羊肉串,”羊肉串一串一毛钱,一块钱老板给11串。

那次,我禁不住这种美味的诱惑一口气吃了55串,而且还喝了两瓶桔子汽水。

为什么我能如此记清这个数字?因为在吃完的第二天,我便因痢疾被父母送进了医院,这天,我的屁股上为了这种挡不住的诱惑狠狠的挨了两针………

如果说万众创业,我则认为,这年的中国人从老到小好像都是老板似的。

他们彼时嘴里总在对人唠叨着:我有关系,能搞到5吨汽油,他有门路,能搞到拖厂出来的几辆计划价格拖拉机。就连我身边的老师每天也都在说这些事情,为此,我感到十分奇怪,他们到底是老师还是老板呢?

这真是一个全民创业的年代。

在这年放寒假前,老师说,因为北京成功申请举办后年北京亚运会的缘故,要我们踊跃为国家捐款。

那次,父母给了我们兄弟各2元钱让我们去学校捐款。父亲说,国家能举办这样的国际体育盛会,说明国家强大了,作为一个中国人要支持国家的发展。在捐款的那一天,当我排着队把2元钱投到捐款箱里时,我的心情是心潮澎湃的……..

这年的春晚,国内歌手毛阿敏的一首《思念》重新打开了很多年轻男女在心中尘封多年的爱情情愫,而毛阿敏也从此红透了中国的大江南北……..

洛城记忆(1986-1988)

想要通过创业或副业增加收入?点我了解


 

 

 

本文所提到的观点仅作为用户获取信息之目的,不构成投资建议,不构成社商用,纯属分享。所涉及标的不作推荐。本站不为本页面提供的信息错误、残缺、延时或因依靠此信息所采取的任何行动负责。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