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巷旧事9——马巷棉织业

据史料记载,马巷棉织业兴于明代中后期至清后期,盛时城乡织机达万架,年产土布达90万匹,甲午战争前几乎垄断台湾地区、南洋市场。

马巷旧事9——马巷棉织业

近代,马巷较早的布店有元泰、织锦、元成三家布商,主要经营手工产品的土布。土布有白布、黑布、蓝布、柳条布等。而后,随着时代的变迁,元成号迁往厦门经营,元泰号中途改行换业,唯织锦号延续经营至解放后,成为马巷棉布业中经营历史最长的一家商号,把马巷的土织布运销到台湾、广东汕头等地。民国初期,庆茂、金协安、隆裕、振记、元美、金福隆、裕昌、悦和等布商相继开业。从此,马巷棉布业成为马巷镇较大的一个行业,经济实力不断增长,凡开布店者,均被老百姓称为“有钱人”。

马巷街深沟巷的布店

马巷旧事9——马巷棉织业
马巷旧事9——马巷棉织业
马巷旧事9——马巷棉织业
马巷旧事9——马巷棉织业

上世纪20年代至30年代,马巷的棉布业处于兴盛时期。鉴于棉布业的前景看好,又有庆昌隆、集远、合美、恒隆、同泰、联德、后美等十多家布店相继开业。这段时间,上海布由厦门进入马巷市场,台湾地区的走私商也输入日本布(毛葛、绒缎)。以经营上海布为主的商号有“美轮”、“永康”两家。面对外地布进入的威胁,马巷布商也极力扩展销路,把土布运销往安海、水头、青阳、石狮、泉州等毗邻地区,灵活机动地形成竞争的局面。抗日战争爆发后,上海布源及日本布断绝,土布生产原料依赖印度进口的棉纱,价格昂贵。马巷几位有经济头脑的商人,创设农工布厂,合股办厂,收购废旧棉胎抽纱,混合印度纱织成棉絮布。俗称“蚊帐罗”。这个产品价廉实用,一时成为畅销货。八年抗战,经济受到破坏,老百姓省吃俭穿,导致棉布市场萎缩。一部分棉布商陆续改营别业,仅存集远、合美、庆昌隆、光裕、织锦、振茂、恒隆、同泰、金裕隆9家。抗战胜利后,水陆交通逐渐恢复。上海布开始源源而来。农业有所发展,购买力略有提高,棉布业又开始繁荣起来。由其他行业转入新开张的布店有同裕、同成、泰盛、天元、泉发、山珍、永记、华新、大新、洪素等。在不到700米的马巷街上,竞有布店26家之多,成为马巷棉布业的全盛时期,但好景不长,内战爆发,物价飞涨,民不聊生,生意难做,棉布业又再度陷人困境,跌入谷底,勉强维持者不多。

新中国成立后,马巷棉布业又获得了生机。市场逐步繁荣。1951年,在政府的指导下,组织私私合营。集远、织锦、合美、泉发、水源、同成、泰盛、金裕隆、振茂、光裕、同泰、山珍、永记、同裕、华亲等商号建立了棉布联营总处货源直接由上海进入、减少中间环节,大大增强了业务活动能力。1953年“老宜安”由京果业转营棉布业,是一家资金雄厚、货色齐全、规模较大的棉布批发商,使马巷棉布联营总处有了强劲的竞争对手。1956年,社会主义改革高潮到来,对私改造政策的实施,棉布联营总处和老宜安通通实现了“公私合营”,归口马巷供销社,经营零售业务;批发业务归国营马巷花纱布公司……

现在,已经很少看到有人会去裁剪布料做衣服了,取而代之的都是直接到服装店去购买,简单直观,也不用等上好几天才能穿上衣服,而且还不知道效果好不好。马巷街曾经繁荣一时的布店和布店行业已默默消逝于历史之中了!

马巷街上的服装店

马巷旧事9——马巷棉织业
马巷旧事9——马巷棉织业
马巷旧事9——马巷棉织业
马巷旧事9——马巷棉织业
马巷旧事9——马巷棉织业
马巷旧事9——马巷棉织业
马巷旧事9——马巷棉织业
马巷旧事9——马巷棉织业
马巷旧事9——马巷棉织业
马巷旧事9——马巷棉织业
马巷旧事9——马巷棉织业

想要通过创业或副业增加收入?点我了解


 

 

 

本文所提到的观点仅作为用户获取信息之目的,不构成投资建议,不构成社商用,纯属分享。所涉及标的不作推荐。本站不为本页面提供的信息错误、残缺、延时或因依靠此信息所采取的任何行动负责。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